注册  |   登录

行业新闻

胡必亮:粤港澳大湾区目标应是建全球经济中心
来源: 时间:2018-07-24

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改革开放再出发,全面深化改革的“全面”意味着什么,进一步破除体制机制障碍的着力点在哪?站在新时代的历史起点上,广东、广州如何利用好“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以及自贸试验区三大机遇,未来发展的突破口又在哪?日前,记者就此专访了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胡必亮。

胡必亮简介:

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1994年和2006年两次获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2008年与谭崇台、吴敬琏、刘遵义、蔡昉、姚洋一起获“第二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成果奖”。研究领域包括“一带一路”、新兴市场、城镇化、农村发展等。


谈全面深化改革

破除体制机制障碍,首先要构建更加系统的理论体系

记者: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如何理解“全面”对于改革提出的新要求?

胡必亮:“全面”就是说,很多该改的地方已经改过了,但还有一些没有改的地方需要全面覆盖。所谓全面,首先是要各方面、全方位、无死角、全覆盖,进一步拓宽改革的广度。

第二是深度。这意味着每一领域所面临的任务是不一样的,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经济领域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区域发展方面,是继续推进西部大开发、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等;乡村振兴方面,是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等。针对各自特点,每一个行业、每一个部门都要深化改革,做到既有广度,又有深度。

记者:改革开放再出发,在您看来,要进一步破除体制机制障碍,需要做好哪几方面的相关工作?

胡必亮:首先要构建更加系统的理论体系,通过深化认识,搞清楚目标是什么,要建立怎样的体系,才知道应该继续破除哪些体制机制障碍。如果认识不深化,改革就会停留在浅层;体系不完整,便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按下葫芦浮起瓢。所以要有深刻的理论体系,必须强调顶层设计,必须找准进一步改革的目标和方向。

第二,要建立一套好的激励机制。这其中包括很多东西,比如产权制度、双创政策,比如新型城乡关系的打造和深度的国际融合。

第三,要有完善的法治体系。没有法治作为基础,全面深化改革的成果就失去了保障。

第四,还需要健全高效的社会服务体系,比如融资服务、法律服务、高等教育等。有了这套服务体系的支撑,改革开放所遇到的一些障碍才能迎刃而解。



谈广东、广州三大机遇

自贸区、“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互相支撑互相促进

记者:广东、广州如何把握进一步深化自贸试验区改革开放、深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之间的相互关系?

胡必亮:如果加以细分的话,自贸试验区的重点是全面融入港澳台,它的定位主要是开展区域性的合作交流。

“一带一路”建设也具有区域性,但要通过“一带一路”实现四个融入。第一是深度融入港澳,把港澳作为超级联系人和超级中介人。第二是融入南海经济圈。目前,我国同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国的合作将极大地带动整个南海经济圈的发展,广东的优势明显,条件也比较成熟。第三是融入东盟经济圈。东盟十国经济体量相当大,而且,它跟广东的经济高度互补,一方面,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还比较低端;另一方面,资源条件又非常丰富。广东产业结构升级,需要新动力、新市场,所以融入东盟经济圈,对于广东产业结构一体化发展和开拓新兴市场大有裨益。第四是融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跨度大、沿线长,给予广东非常广阔的拓展空间。

粤港澳大湾区的重点是融入全球。要成为世界级大湾区,就一定得是全球的,比如,东京大湾区是全球制造中心,纽约大湾区是全球金融中心、商贸中心,旧金山大湾区是全球科创中心,所以粤港澳大湾区定位必须要着眼全球。粤港澳大湾区在这几个方面都有着不错的基础,特别是广州和深圳,在制造领域都有优势,金融则有香港的补充。可以说,粤港澳大湾区有机会形成一个综合性的集制造、金融、商贸、科创于一身的全球经济中心。我认为,有可能经过数年的努力后,粤港澳大湾区会成为全球经济实力最强的中心,但一定要背靠中国,面向全球,成为世界的粤港澳大湾区。

“一带一路”是重点,粤港澳大湾区是强大支撑,自贸试验区是重要抓手;三者叠加,形成了“三位一体”的格局。它们组合在一起,互相支撑、互相依托、互相促进,把三股力量合为一股,相互之间会起到加速的作用,得到更好的发展,对于广东、广州来说,机遇难得、前景广阔。

谈广东、广州发展突破口

全面开放应作为主要抓手,科技创新要瞄准最前沿技术

记者: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区,广东在新时代肩负着“四个走在全国前列”的使命和责任。继续用好改革开放关键一招,广东、广州的优势与挑战何在,突破口在哪里?

胡必亮:优势方面,首先是地缘优势。广东毗邻港澳,而港澳有着长期的开放经验和很强的竞争力,广东跟港澳的结合,在全球经济框架下,特别在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过程中,有着明显的优势。

第二,经济实力优势。广东的经济总量连续多年全国第一,在科技创新、专利数量上也是全国第一。随着广东积极引进国内外知名高校,教育方面也会走得更加靠前。

至于挑战,第一就是粤港澳互利合作的问题。不同的体制之间怎么协调与融合,对于广东、香港都是考验。

第二是产业升级的问题。广州、深圳现在不错,但要知道,世界科技的发展速度很快,产业升级如果赶不上的话,很快就会落下。韩国曾经在科技创新上非常厉害,但整体而言,它的创新能力已经有所下降,日本也是这样。所以我们要学习日韩的经验,也要汲取他们的教训。这就要求广州、深圳不断提升创新能力,瞄准世界前沿,加快产业结构的升级和优化。

第三是全面开放的问题。我们提出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最大短板就是“基础”薄弱。全面开放对于管理和服务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于广东来说是一个必须面对的挑战。

突破口主要有几个方面需要注意:

第一,开放是最重要的突破口。“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自贸试验区三大机遇,都是开放主导的,开放是其中最重要的特色。也就是说,它们成功的前提就是广东、广州要把开放做成功。这同过去搞经济特区是不一样的,全面开放不是对某个国家、某个地区的开放,而是最高水平的开放,要面对、瞄准全球最顶级的地区和经济最发达的地区。目前,我们的经验还比较有限,要把全面开放作为主要的抓手。

第二,制度创新。要想全面开放,制度创新尤为关键。像金融制度、产权制度、专利制度、法律制度等制度方面的深化改革都得加强。广东目前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但同全球最高水平相比还有差距,所以制度创新,要先行突破。

第三,科技创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一定要瞄准世界最前沿的技术、最顶级的城市追赶超越。如果没有科技创新的引领,到一定阶段就会面临发展的瓶颈。

第四,以上所有的工作都基于一个要素,那就是人才。人才是第一资源。要成为世界顶级的地区,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吸引顶级的人才。靠什么吸引,就是靠最好的政策。也就是说,人才政策是突破口中的突破口、抓手中的抓手,人才政策一定要不断改进。特别是要吸引最好的年轻人,最有才、最聪明、最能干的年轻人留在哪里,最好的产业就会落地到哪里,那个地方就会成为最好的城市、最好的区域。广东、广州有能力、有条件进一步做好人才的引进和培育工作,这是重中之重的工作。


分享到:
上一条没有了